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怎能遺忘

沒有傳奇的故事,沒有惹人的外貌,靜靜地在山下的亂木叢中、流淌的紅河水岸邊駐守。駐守著,駐守著,屈指算來,就是千載吧?但她始終癡心不改。
  只有當地的遺民每天與她相近,與她廝守,並深深的投入她的懷抱。洗去滿身的汗跡與污垢,洗去滿腹的酸楚與疲憊;換來星光下滿顏的歡愉,獲得清風中髮髻的飄逸,博得離開時腳步的輕快;再次迎接河岸邊來日揮汗種植青苗的自如,再次迎接嫋嫋炊煙的溫馨家庭的眷戀,再次迎接穿梭山崗小徑時步履的堅實。
  就是這樣的寬容,這樣的慈祥。古老的土牆圍成狹小的空間,幾個方石砌成淺淺的小灘,母乳般送上溫暖的清流,養育著身邊的遺民,不管地老天荒。悄悄地溫暖著、滋養著,忘記自己的滄桑,忘記自己的疲勞,忘記自己的歸途,永遠地守候著山中的林,河中的魚,風中的鳥,還有那村莊裏樸實的遺民。看著他們的疲憊的身影,一輩輩、一代代,輕撫中又一次踏上新的旅途。默默地祝福著、祈禱著,月色的清輝裏沉靜,烈日的狂吻中思考,千百年沒有動搖,始終攤開著溫暖的胸膛,等待著遊子遠行歸來時,忽然憶起身邊曾經撫摸過自己的她——洗澡潭。
  山頂上的封山塔傲然矗立,有前人追尋的華章;眼前的紅河水奔湧南流,有近人尋根的宏篇。當他們累壞了身子,停足消除疲勞、減輕倦意時,就漫不經心地投入了她的懷抱,慢慢地獲取滋養,也是一朝朝、一代代,繁衍著傳遞著沒有離開。但他們的目光永遠看到的是山頂的塔,河中的水,卻遺忘了曾為自己揀取靈感的她賦予的寵愛。
  想到華清池美名天下,想到地熱國瘋狂的現狀,更多的人將洗澡潭遺忘了。我感到她的寂寞,感到她的蒼老,同時感知她熾熱的胸膛,跳動著血肉般交織的守望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