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像流水那樣活著

我是一個很愛運動的人,一直堅持一種“生命在於運動的理念”,所以每到了假期,就會約上三五好友,一起去郊外爬山,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魅力,也讓自己的身心得到徹底地放鬆。
  那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,趁著早晨涼風習習,我和一群好友背著簡單的行囊,開始了我們的爬山旅程,待到近午豔陽高照時,山頂已經遙遙在望,這時,同行的好友提議休息一下再繼續爬,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的贊同,我們就停下來在一株大樹下歇息。在這棵樹下,有一條小溪彎彎曲曲延伸至遠方,中間有不少巨大的石塊擋住了它的去路,可是它左右迂回著,繞過石塊緩緩地向山下奔流而去,最終彙聚到了山下的一眼清泉裏。這溪水,細細的一小股,在陽光的照射下,稀薄透亮,看上去很柔弱,幾乎讓人感覺不到它的流動,很容易就被人們給忽視了。但是就是這樣不起眼的幾乎沒什麼力量的溪流,卻衝破了重重的阻礙,彙聚成了一眼給人們帶來無限清涼的清泉。
  看著這條蜿蜒的小溪,我就想起了我以前的一個同學,一個水一樣溫柔的女子。
  以前有一句話說:“男子是泥做的,女子是水做的。”我的這個同學,身形很瘦弱,感覺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走,平時說話的聲音也很細弱,往往要貼近她的跟前才能聽得清楚她說的是什麼,在班裏也從來沒見和哪個同學吵個嘴、紅個臉,大家都說她是一個水做的女子,班裏的男同學私下裏議論她是我們班最溫柔的女子。
  這樣一個水做的的女子,合該就是讓人放在手心裏疼的。所以,大學畢業後沒多久,一個愛她愛到骨子裏的男子,把她娶回了家。可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,使這個男子一睡不醒。我在為這個水一樣的女子擔心,那樣柔弱的她就如一株菟絲花,看上去就是需要別人的呵護的,現在缺少了那個可以為她遮擋風雨的愛人該如何生活啊。但是當我來到這個曾經幸福的家時,預想中應該看見的那個眼淚汪汪的女子,卻一臉平靜地給床上躺著的丈夫擦拭著手腳,動作輕柔而嫺熟,似乎這種事情她已做了千遍萬遍了,可車禍發生也不過才一個月啊,那凝望丈夫的眼神深情中透著一種堅毅。看著這個挺著六個月的身孕的女子,在仔細擦拭完丈夫的手腳後,端著水蹣跚著走向躺在另一間臥房婆婆時,我趕緊上前準備接過水盆,但是她搖搖頭,並堅定地說:“我可以。”說完,邁著堅定地步伐走進了婆婆的房間,然後一臉笑容的給因遭受打擊而中風癱瘓在床的婆婆擦拭面部,邊擦邊對婆婆說:“媽,你放心,雲林一定會醒來的,我們一定要相信他會戰勝病魔、戰勝命運。因為他最愛的人就是你、我和寶寶,他怎麼捨得離開他最愛的人呢。”
  這個水做的女子臉上那帶著淚水的燦爛笑容深深刺痛了我的眼,無法言說的心酸在心裏發酵,那一瞬間我似乎看見了在山間遇見的那溪流,雖然在它前進的路上,有著無數的石塊、險灘、高坡阻擋它,但是它始終沒有屈服,它或者左突右繞,或者縱身一跳,再或者憋足了勁沖上高坡然後一瀉而下,總是這樣倔強地奔向遠方,去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  “天下莫柔弱如水,而攻堅強者,莫之能勝”。看似柔弱的水,絕不是兩種元素的簡單組合。滴水穿石,這是水的執著與孜孜不倦;水到渠成,這是水的奮鬥與追求。很多時候,做人也要如同流水,不要問自己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。只要活著,就要像水一樣默默地流淌,一路奔湧向前。即使最終乾涸,也要勇敢的,與一種叫做命運的東西相搏擊,給生命留下一絲奮鬥的痕跡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