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暫借你的軀殼

暫借你的軀殼,我想稍息片刻,心,很累很累。眼,看不清前方的路,誰知道是紮刺叢生?還是沼澤泥瀝?我畏縮。暫借你的軀殼,我想用你的殼壁掩飾我的傷痕,修補被折斷的羽翼,舔舔被刺傷的疤痕,那裏還在流著我的血液。
    你說我懦弱也好,不夠勇敢也好,無所謂別人的目光,不肖為那些一個個的責難我的人辯解。我甘願接受每一個粹沫的懲罰.你我本不該相識,更不該相識在錯誤的人生時段裏。也許我們都該受到天譴受到懲罰。是的,我本意不想傷害任何人,卻恰恰傷害了。愛,雖說是自私的,我明白:我,錯了。
    離開你,這是最完美的結局。可是能有什麼辦法把你從我的腦海的程式裏刪除呢?你已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坎上。一次次把你放進黑名單,一次次又找回來,一次次百度搜索著你。你的文字象綿綿的春雨濕潤我的眼角。沉睡千年的夢想,我不甘就此不醒。那逝去的靈感一點點在回歸,古榕樹下裏的文字,我為你而活。
    在漆黑的雨夜叢林裏,我迷茫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你就是那丁點的夜光,在特定的方向,我的希望。我為你舞蹈,為你歌唱,為你創造一幅幅畫稿,為你的成功而祈禱。並不奢求,只為重啟沉睡的夢想。
    忽然的驚雷之後,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了。我終於倒了,人倒了,身子倒了,靈魂也倒了,不再漂移,借居在我的空殼裏,托著蝸牛似的空殼躲著療傷,害怕前行。
    傷口在流著膿液,心在滴著血,帶著面具活著,苟且偷生。
    我不得不躺進了醫院,療傷。身體的傷好治,可心裏的傷呢?醫生說:從沒見過這麼不怕疼的人。
    我不怕疼嗎?怕!女人所有的弱點我都有。所謂的堅強,不過是個麻木的傷口,那兒的神經早就斷掉,所以針探進體內很深都不知道疼。他哪里知道,這是一個麻木得快要死掉的軀殼,活著的我躲在軀殼裏,,舔止尚在滴血的傷口,我,痛。
    不想說話,不想見人,不想聊天,不想上街購物......呆在軀殼裏多好,沒人知道,微笑的軀殼面孔裏,一顆哀傷的心。人走過這麼長的一段路程,就因為你,我要重新修復我所有錯亂了的程式,即使再怎麼修復也回不到從前呀!亂如麻的線,理不得,斬不得。
    我就呆在這軀殼裏,用假面帶著最誠意的微笑活著每一分鐘。
    也許終有一天,馱著殼太累了,我會摒棄,重新開啟我的人生,不再為你,只為自己輕鬆的活著,活著。
返回列表